来自 公司简介 2020-02-22 02:1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晋中市干式变压器有限公司 > 公司简介 > 正文

又是变压器又是断臂儿十岁儿童艰难索赔

  幸福家庭的突然崩溃和良知媒体的殚精竭虑似乎并没有打动悲剧的制造者。这是我们的痛处。

  2000年11月22日,河南省南阳市中院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1岁的陈杰诉新野县电业局、新野县城郊乡芦庄村委会金额达2164602.30元的民事赔偿案。

  2000年3月18日上午11时左右,新野县城郊乡芦庄小学年仅11岁的学生陈杰和同村同学陈旭、陈志伟在一起玩耍,当行至芦庄村委会造纸厂围墙外小路边的变压器时,陈杰攀上了变压器,被高压电当场击伤。

  当时就听“嗵”的一声,随即产生一个火花,一个人影从变压器上掉下来,可能是电击或是惯力所致,小人影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几步,倒在了地上。我马上跑到现场,看到小陈杰双臂被烧坏,双手手指被烧断。我赶紧跑到路边给县医院打电话,随后县医院救护车把小陈杰拉到了医院。

  我们听到陈杰被电击的消息,赶快来到县医院,这时,陈杰已输上水,因为输水过敏加上病情严重,在县医院住了一天一夜,我们又花180元钱租一辆面的把陈杰送到南阳市中心医院,手术时,陈杰的双臂已没有一点好肉。当时用的都是进口药,每天光药费就2000多元,亲戚朋友听说后都到处筹钱,后来又贷款8000元,在南阳市中心医院住了52天,花费1.5万多元。这时,变压器横差实在筹不来钱了,我们向医生提出出院,医生不同意,说伤口还没长好,感染了可不好治。因为再也借不来钱了,我们就回到县中医院烧伤科住了一个星期。

  陈杰被电打伤后,我们找村里,找县电业局,他们都说没有责任,我们原打算向村里、县电业局要个三五万元给孩子看看病就行,没想到他们谁也不管,后来我们把新野县电业局、芦庄村委会告上法庭。

  原告攀上变压器并非是为了玩耍,据我们调查取证,原告是为了窃取变压器上的螺丝、铜件、铅线,以换取钱财。芦庄纸厂变压器底座与地面距离为2.7米,比规定的高度还高出0.2米,原告根本无法上去,原告站在线尺左右高的砖堆,然后站在砖堆上爬上变压器,爬上后,先是拧断两根配变下线及避雷器上的螺丝,后又沿变压器继续向上爬,试图去砸掉跌落上沿的铜件时被电击伤,这才是原告被电击伤的真实情况。新野县电业局没有任何过错,而且变压器及线路产权归村所有,我们无权处置。况且在变压器台柱上,在显眼的地方喷刷有“高压危险,禁止攀登”几个醒目的大字,这几个红色大字,在百米之外即可看得清清楚楚,足以起到应有的警示作用。

  变压器旁不是路,而是耕地,我们也提出叫停电,多次对城郊变电所说,就是没人管,责任不在村里。

  陈杰的伤情好转后,家里又把他送到了学校,他的母亲李广梅说,去了几天,他光尿裤子,有时尿了他不好意思说,以后就没再让他上学。陈杰的班主任说,陈杰很聪明,学习成绩也好,现在虽然写不成字,到学校听听也中。

  李广梅说,陈杰的父亲每天去城里打工,变压器横差一天挣一二十元,不然这日子可没法过。如果他们(新野县电业局、芦庄村委会)能赔点钱,我们就把陈杰送到残疾人学校去上学。

  问题设计:某男童12岁,与70岁的外祖母共同生活。某日,该童私自外出玩耍,至某村变压器房,从通气窗爬入(此窗由木条钉制,窗口长70cm,宽高均为40cm),被电击成重度烧伤。据查,此变压器产权人属于某村,变压器房门开启和维护管理由某县供电局负责。

  本案中,男童年仅12岁,是限制行为能力人,对变压器的危险无预见能力,所以不存在故意造成自身伤害的情况。某县供电局是变压器安装行为的操作者及变压器的管理者、维护者,即高危作业人,且对男童被电击造成的伤害不存在免责的条件,所以,某县供电局应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的规定,对男童被变压器电击造成的伤害负赔偿责任。

  某村是变压器的所有人,其所拥有的变压器是具有高度危险的装置,某村对该变压器应尽高度注意义务,防止对他人造成损害。但某村仅以易断的木条钉制变压器房的通气窗,且通气窗的长、宽、高的设计使该窗足以容一人进入,某村明显违反了所有者的注意义务,主观上有过错,应对男童被变压器电击造成的伤害承担过错赔偿责任。

  本案受害人只有12岁,是限制行为能力人。其监护人外祖母对男童疏于管教,因此对男童私自离家并爬进变压器房被电击伤负有一定责任,但考虑到该监护人已经70多岁高龄,能力、精力有限,可适当减轻其责任。

本文由晋中市干式变压器有限公司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又是变压器又是断臂儿十岁儿童艰难索赔

关键词: 变压器横差